syuusaku_you

此小号专吃等妹!大何总塞高!
不虐会死星人!

[樾瀚]fly me to the moon(二十八)

九月活动太多,说不准啥时候能坐下来写东西

尽量抓紧更新~~

毕竟是我最喜欢的虐,木哈哈哈哈哈

---------------------------------------------------------------------------

(二十八)

照理来说,虽然不是同一行当,但君顶的名头之响,就算所属行业相差十万八千里,也不该没听过。别人听到君顶,还是君顶的何瀚,哪个不是立刻半弯起腰,伸出双手、态度恭敬的来与何瀚握手的?!

可偏偏这个南乔,像是真不知道一样,随意的伸出右手来和何瀚匆匆一握,立马放开了手,转头又和时樾说起了无人机。

君顶是子继父业,所以何瀚根本没经历过君顶...

[樾瀚]fly me to the moon(二十七)

上星期带着娃出去旅了个游,用慈爱的眼神看着他说:“亲,这是你最后一个悠闲的暑假了”

然后就进入了学习钢琴课阶段。。。。。于是!我算是明白为啥妈都会像老虎了!!!!

刚学就忘有木有???金鱼脑袋有木有???奔溃

言归正传,南乔上线,撕逼渣男还会远吗?(手动狗头)

---------------------------------------------------------------------------------

(二十七)

维克多和他的工人们将何瀚和时樾带到了传统葡萄酒的加工酒厂。何瀚当初看上凡赛,也是因为他们和别的一味追求现代化的酒庄不同,凡赛除了有先进的现代生产流水线...

[樾瀚]fly me to the moon(二十六)

昨天把钢琴领回家了,月底开始就要鸡娃了

有点担心我这个五音不全的人能不能做好陪教的工作。。。。

在琴厂的时候才叫搞笑,卖琴的说,喏(手一指)这4台琴在你价格范围之内,音色也可以,你听一下要哪个

他谈完,看我。。。我。。。茫然看他

最后他叹口气,算了,你就说你喜欢什么牌子吧。。。。。

--------------------------------------------------------------------------

(二十六)

时樾刚回到葡萄园就看到的是这副景象,逆光里,何瀚穿着T恤牛仔裤,打扮的像个初出茅庐的大学生,爬在梯子上,对着一串又一串的葡萄仔细研究。他双手...

[樾瀚]fly me to the moon(二十五)

因为镇魂,失踪了这么久,冒泡回归

虽说镇魂确实占了部分原因,其实还有别的,时间一晃而过,惊觉,喜欢霆霆已经4年了。

刚喜欢上他那会儿,大儿子刚出生,还是个奶娃,现在已经皮的到处撒欢了,4岁,转眼幼儿园中班,我虽然不是很鸡娃的妈,但也最终走上了鸡娃的道路

今年准备先给他学钢琴和英语,想想马上就要进入陪读期,说不定这真是我最后一篇文了

哎。。。不说了,都伤感了,抓紧最后的欢乐,写(虐)他们

--------------------------------------------------------------------------

(二十五)

何瀚自己感觉就像是睡着了,却把旁人...

[巍澜]寻你(ssss梗)

好吧,我一放上来,就知道我都干什么去了

哎~~~~~~~

https://www.bilibili.com/video/av28019740/

搞了个ssss梗,但是技术渣,纯粹纪念这个夏天,感谢镇魂

特么的,天天加班就为了做材料!!虚伪的等级考评,评上了又不给加工资!放开我!我要虐霆霆啊啊啊啊啊

[樾瀚]fly me to the moon(二十四)

晕晕晕,何总就是适合晕晕晕

好想天天码(虐)他哦,求领导别来作我


----------------------------------------------------------------------------

(二十四)

何瀚心中一热,状似不经意的挥了挥手:“去休息吧,今天一天也够你折腾的了。”

时樾倒是很听话,点了个头就往自己房间去了,何瀚缱眷的目光绕着他的背景直盯到他消失在楼梯转角处,才泄气似的捂住自己的脸,时樾刚才那句“为了你”让他又暖心又扎心,他自言自语道:“别这样,我又开始后悔了。”

话虽如此,何瀚终究没做出反悔的事儿来,宣传片的稿子被项目部和他自己一改二改...

[樾瀚]fly me to the moon(二十三)

时樾哥哥都下线了,我还没完结。。。。。

于是重复着,撒狗粮→泼冷水→撒狗粮→泼冷水→撒狗粮

我是挺爽的,不造各位看官爽不爽

即刻飞行当然要插一脚啊,南乔这么好的梗,不用可惜了(何总要郁闷了)


-----------------------------------------------------------------------------

(二十三)

何瀚的皮肤很光滑,时樾却被蹭出了一身的毛来,胡乱又揉了两下说道:“什么甜言蜜语啊,我说的是实话,真的,不如吃外卖。”

何瀚笑了笑,暗想道也许自己真的想多了,时樾怎么会对着自己说那些呢,他将视线转回合同,立刻扯开了话题:“下...

[樾瀚]fly me to the moon(二十二)

本来应该更追追的,但,奈何,地主家也没有存粮了

于是放出这对虐狗夫夫

哎哟,我也想蹭时樾哥哥


---------------------------------------------------------------------------

(二十二)

时樾站在门口脱鞋子,身上隐约有些酒气传来,何瀚平时不怎么沾酒,除了心脏的原因,他还觉得喝了酒以后,人身上的酒气很难闻,没有办法接受自己和别人有这样的味道。如今,时樾离他这么近,他却觉得这人沾了酒气却一点没有熏人的臭味,反而增添了几分男人味。

“我叫过。”时樾扯了个慌,“你没醒,电话又急,我就接了,这个方案你跟我说过几次,咱们...

[樾瀚]fly me to the moon(二十一)

时樾哥哥一张嘴,能把别人苏断腿

怎么办,我突然很想虐他……


----------------------------------------------------------------------------

(二十一)

“特助,是这样,几年前我们君顶便一直和法国波多尔地区的多家酒庄有业务上的接触。”杨经理怕时樾不清楚来龙去脉,想从头开始讲起。

 “我知道,君顶曾经实地考察过26家葡萄庄园和酒厂,还与其中的4家有长期合作关系,怎么了?”

没想到时樾能接的既快又准确,这样,话就好说很多了:“君顶一直最想合作的凡赛老总马上就要来了!”

这话题进展的速度有些太跳跃,时...

1 / 51

© syuusaku_you | Powered by LOFTER